ope电竞资讯

【人物故事】在得知高中恩师去世的噩耗后克里

  过去的三个月所发生的一切就像一股飓风,考验着席尔瓦的信念、韧性和力量。

  这股飓风让这位23岁的热火新秀不得不留宿在迈阿密的公寓里。使他无法从事自己热爱的篮球事业。而在过去的8年里,他几乎每天都依靠自己的教练的帮助。

 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3月11日起NBA暂停了所有比赛;从3月20日开始,全联盟的球队设施对球员和工作人员关闭。随着热火队于5月13日开始允许球员在美航球馆参加自愿的个人训练,篮球也慢慢地回到了席尔瓦的生活中。NBA最近通过了一项22支球队重新开始训练的计划,暂定于7月31日恢复赛季。

  但是席尔瓦仍然要尝试着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,那就是他需要在没有汤米-萨克斯的情况下继续前行--后者因心脏病发作于5月11日去世,享年60岁。萨克斯是新泽西州罗塞勒天主教高中男子篮球队的副主教练--席尔瓦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高中岁月。

  “他对我来说意义重大,”谈到萨克斯时,席尔瓦的情绪让人动容。萨克斯教练已婚,有四个孩子。“对我来说,他就像父亲一样。”

  在萨克斯去世后不久,他的一个儿子汤米二世打电话告诉了席尔瓦这个不幸的消息,席尔瓦还记得当时他的心被巨大的悲痛所萦绕的情景--他还记得,整整一个小时后,他才试图鼓起勇气参加热火组织的线上会议。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席尔瓦说:“在线上会议开始前一个小时,我得到了这个噩耗。我很难绷着脸去专心开会。”“这太艰难了……那天,我尽我所能来掩饰我的悲伤情绪。”

  2012年,15岁的席尔瓦在带着进入NBA的梦想离开加蓬,来到美国,而萨克斯就是亲自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迎接他的人。当时还不懂英语的加蓬少年对萨克斯说道:“教练,我以后一定要进NBA打球。”

  (在克里斯·席尔瓦大学毕业时,他和汤米·萨克斯以及萨克斯的妻子菲利斯的合影)

  由于席尔瓦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留在非洲生活,他在美国的亲戚很少,萨克斯教练开始承担起照顾席尔瓦的责任。

  “我基本上独自一人长大的,”席尔瓦说。自从来到美国后,他只见过父母和兄弟姐妹一次,还有去年12月与母亲在迈阿密惊喜般的团聚。“所以汤米教练经常在假期邀请我去他家做客,和他和他的家人在一起。我记得,一开始我总是说不想去,但是他坚持邀请我很多次。当我开始去他家做客的时候,第一次感觉还好;第二次,我开始喜欢上这个事情了,因为它很有趣。这成了我整个高中生活的惯例。

  除此之外,萨克斯是每个早上都开车接席尔瓦去学校的人,也是进行完篮球训练后开车送他回家的人。在没有篮球训练的时候,席尔瓦通常会在萨克斯的带领下进行训练。

  “我刚来的时候,不会说英语,所以我和他在健身房时只是想弄清楚如何相互沟通,以便完成训练,”席尔瓦回忆说,“我们过去常常花几个小时在健身房训练,因为我们无法用英语交流。有时我很沮丧,我不能告诉他;有时我很高兴,但我也不能告诉他。一起相处的这些年里,我们越来越亲近了。”

  萨克斯的家很快就成为了席尔瓦的避风港。在席尔瓦就读于南卡罗来纳大学的四年里,他的夏天和假期都是和萨克斯一家一起度过的。

  尽管席尔瓦已经成为NCAA东南赛区的顶级球员之一,但他每年夏天回到新泽西时,早上5点的训练仍在等待着他。席尔瓦回忆说,夏天和萨克斯一起训练后,他把剩下的时间都花在了游泳池或电视机前观看过去的比赛录像上。

  “当你上大学时,有些人就会离你而去。但他一直在那里,”席尔瓦说。“每次人们问我来自哪里,我总是先说我来自新泽西,而不是非洲。因为他,我觉得泽西才是我的家。这是我把新泽西称为家的主要原因,因为我知道每次我想回新泽西的时候,我会去他的家,那里就像我的家一样。

  “过去,每年夏天我都要回到泽西岛,早上起来训练。你会希望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下去。”

  (克里斯·席尔瓦在南卡罗来纳大学的高中之夜,汤米·萨克斯(Tommy Sacks)旁听。)

  席尔瓦的叔叔兼法定监护人米格尔住在波士顿。但是大家都知道,席尔瓦大部分的假期都是和他的新泽西家人在一起。

  “他就像一个父亲,但也像一个篮球导师,”席尔瓦这样评价萨克斯,“我叔叔知道的越多越好,但他并没有真正参与篮球。他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总是在为我提供支持和帮助,但是汤米教练了解篮球和我的技能,知道我能做什么,知道如何处理我所有的问题和一切事情。”

  席尔瓦认为是萨克斯帮助他成为了“从高中到大学进步最快的球员之一”,这也是席尔瓦认为如果没有萨克斯的指导,他可能不会进入NBA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席尔瓦说:“他像一个家长一样把一切都安排好了。”“他不仅仅是我的教练。我记得大二的时候,他会检查我的学习成绩,确保我有资格继续上学,如果我的成绩不好,他会很生气,让我去找老师,放学后留下来辅导我的学业。一大堆的事情。从不知道美国的学校体制是如何运作的,到有资格在大学打球的整个过程,是他带我经历的。”

  尽管去年席尔瓦的NBA日程很繁忙,但是萨克斯在他的生活中仍然是一个可靠的长辈。经历了这一切--选秀前的过程,夏季的事情,NBA赛季——两人仍然有时间分享了那些让席尔瓦永远难忘的特殊时刻。

  比如去年六月的选秀之夜,席尔瓦是在萨克斯家度过的。就在席尔瓦落选几个小时后,凌晨2点左右,萨克斯发现他在流泪。席尔瓦回忆道:“他不知从哪儿冒出来,走进我的房间,甚至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始和我一起哭,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“我告诉他,‘我刚接到迈阿密热火队的电话,他们想让我随队参加夏季联赛。我们喜极而泣,拥抱在一起。那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特别时刻。”

  萨克斯和他的家人从新泽西赶来观看12月1日热火队在巴克莱中心迎战布鲁克林篮网队的比赛,没错,他们就是为席尔瓦而来的。

  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之前,萨克斯和米格尔曾计划去迈阿密看席尔瓦和热火的季后赛。在本赛季停赛前的41场比赛中,席尔瓦场均得到2.9分和2.7个篮板。

  “联盟中很多人都有家人和朋友的支持,”席尔瓦说,“对我来说,他就是我的坚强后盾。”

  现在,席尔瓦制定了一个未完成的夏季计划,来感谢萨克斯一家多年来的支持和款待。

  席尔瓦说:“我本来打算回新泽西,带全家人一起吃晚餐。”在赛季初给热火队留下深刻印象后,今年1月,他的双向合同转为了一份三年的标准合同。“所有人都在一起,他们终于看到我加入了联盟,我终于有能力支付晚餐的费用了。”因为每个夏天,我们都会去参加家庭聚餐,每个人都来。我过去感觉很愧疚,因为他们做那顿晚餐的大部分原因都是为我。要么是我要去上大学,要么是暑假就要结束了,诸如此类。我想报答他们的好意,请他们来吃饭,并支付饭钱。”

  由于对新冠病毒的担忧,席尔瓦无法前往新泽西悼念萨克斯,他把自己的想法留在了一千多英里以外的迈阿密。

  “我感觉不太真实。这就像一场噩梦,”席尔瓦说。“第一天我就明白了。但几天过去了,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真的。我回去看短信,因为我们刚刚交谈过。”

  在过去的几周里,席尔瓦在社交媒体上向萨克斯致敬。在Instagram上,席尔瓦写道:“你赢得了我的信任,你让我成为你家庭的一部分,你也成为了我家庭的一部分!我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来让我的头脑清醒一点,因为我不是一个热衷于社交媒体的家伙,但这些话是发自肺腑的。我非常想念您,汤米教练,您永远在我心里。”

  总有一天,席尔瓦将不得不回到新泽西。他的大部分个人物品都存放在萨克斯的家里,席尔瓦甚至还让人把吉米·巴特勒送给热火球员和教练的篮框送到那里。

  但是席尔瓦不确定这次旅行会是什么样子。当他在寻找勇气的时候,他想知道没有萨克斯的新泽西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席尔瓦说:“他就像一座桥梁,把我和我不认识的人连接在一起。“因为我和不认识的人真的很少说话。他是我和家人之间的桥梁。我的意思是,我的东西在那边,我想我应该回去。我只是一直在问自己没有萨克斯的新泽西会是什么样子。他的家人现在也是我的家人。”

  “他们可以让我做任何事,”他说。“我会一直在那里,我知道他不希望我现在表现得像个陌生人,因为我和他一直在一起。”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席尔瓦的故事很感人,比较长,希望大家保持耐心读完。再顺便提一下,最近有朋友问我“为什么热火的新闻不多”,我解答一下:众所周知现在美国的疫情和反种族歧视游行都很有声势,而无论是媒体还是版主“元气韦德”的微博,还有目前由我负责的热区微信公众号,都不希望将政治层面的内容和体育渗杂在一些,所以最近推送中的热火新闻并不会有太多。

  席尔瓦,bam,jb 你热这三人成长经历都挺不容易的 抛开这些,席尔瓦还要再练练,现阶段还不太够看

  席尔瓦,bam,jb 你热这三人成长经历都挺不容易的 抛开这些,席尔瓦还要再练练,现阶段还不太够看

Copyright © 2014-2020 ope电竞 版权所有